捞人心切,她屡屡受骗!关键时刻,她想到一个问题

22 2月

作为杨威诈骗案的办案检察官,办完这起诈骗案后,我的心情非常沉重:在法治建设日臻完善、信息交流发达的今天,一次次漏洞百出的诈骗,为什么能在何华的身上轻易得逞呢?何华毕竟是一位年龄尚未过50岁、受过中等教育的城市女子。

1987年出生的杨威,小学毕业后便不务正业,四处游荡,2014年,他因为诈骗罪被河南省确山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个月;2015年,他又因诈骗罪获刑被湖北省谷城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。

2015年,在看守所期间,杨威与犯罪嫌疑人肖大成同住一间监室,在这期间,他了解到肖大成的罪行比自己严重,应该会在监狱里待上更长时间,而且肖大成的妻子何华正在为肖大成的官司苦心费力,屡教不改的杨威就把诈骗的主意打在了肖大成的身上。

为了得到肖大成的信任,并获取其家庭的信息,他不断向肖大成献殷勤,并主动为肖大成做一些事情,“循循善诱”,终于得到了肖大成的家庭住址、妻子姓名、父母兄弟和亲朋好友等信息情况。

出狱后,他策划诈骗计划,编造身份、信息、资料,以种种理由对肖大成妻子何华实施诈骗,先后多次共诈骗何华数万元。后因情况变化不清,在再次行骗时,遭到怀疑,在最后一次实施诈骗时,险些被抓住。

真相暴露后,他远逃深圳,后被谷城县公安以涉嫌诈骗罪立案侦查,网上追逃,2018年11月14日被公安抓获。后经谷城县检察院提起公诉,谷城县法院以诈骗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年4个月,并处罚金10000元。

我曾一次次翻阅了何华和杨威的口述笔录,如果以局外人的眼光来看,杨威实施的诈骗并不算多么高明,如此轻易得手,这和被害人的轻信、捞人动机也有很大关系。

记得在一开始讯问何华时,她还有些隐瞒,觉着被骗是一种耻辱,后来我和书记员说要真实证据时,她才开始回答了我们的提问。我们问她为啥不冷静,这么容易就上当了?何华当时顿了顿,似乎是在整理思路。随后她说,起初接到杨威电话,也有一些怀疑的,想通过见面对他进行考察,如果发现疑点,就立即报警。

可见面后,自己首先就被他的相貌糊弄住了,杨威一米八的个头,长得浑圆高大,身材匀称结实,“国字”形的脸庞白中透红,肚皮微微凸起,嘴巴特别会说,他穿着白衬衣蓝裤子,皮鞋擦得锃亮,当时真不敢不相信他不是“当官的”。

杨威说他是襄阳市五监狱管教干部,是直接管肖大成的民警,这次来不仅带有监所服刑人员的减刑规定,还有肖大成写的信。在见面交谈时,杨威不仅能将肖大成的情况说得很清楚,还能把自家的地点、家庭人员情况和姓名都说得清楚,连她舅舅的名字、住址也说得很明白,要不是真的,谁能说得那样清楚?

因为有了第一次的信任,也就有了后面的无所顾忌。在杨威第一次提出给肖大成捎500元生活费时,何华立即答应了。在第二次和第三次付给杨威2000元手机钱和500元交通事故费时,何华明知道杨威说的是假话,可自己还觉得心中有愧,她觉得,当今社会,谁都是无利不起早,没有好处不办事的,她还后悔第一次没有大方在先,没有当面感谢杨威,导致人家自己找借口主动跟自己要钱。

在第四次见面,杨威向何华要3000元给肖大成做生活费时,何华也有些生疑,但考虑到杨威办事也算谨慎,分析问题头头是道,也就将对杨威的怀疑给忽略了。但是得手的杨威一次次找上门来,不断要钱,让何华终于生了疑心。

“11月12日,杨威再次找到你,说肖大成减刑的事有了眉目,以需要花钱为由要3000元,当时杨威还以襄阳市监狱长的名义,给你写了收款证明。你对这次被诈骗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我能有什么想法?首先是捞人心切,接着又是对杨威的信任,那时候又在找人家办事,一切都只能听之任之。”

“11月19日,杨威又打电话说,肖大成在监狱生病,没了生活费,提出要掏5000元。这次你咋没有答应,咋就醒悟了呢?”

“因为11月16日我在监狱同老肖见过面,没有听说过生病的事,而且刚给他存了2000元钱,他也不可能这么快花完。我觉得事情有些蹊跷,所以没有搭理他,也没有赴约。”

“你最后是如何识破他呢?”

“是他不死心,疯狂了,他看着找我没要着钱,就去找我的公公要,后来又找我的舅舅要。你想,作为一个公职人员,哪有脸皮这么厚的?肯定中间有‘猫腻’。所以,我们家里人就商量,想搞明白。于是设计了捉诈骗计划,没想到让他跑了。”

看完了对何华受骗的询问记录,我又翻阅起了杨威的讯问笔录。从杨威诈骗的整个过程看,杨威诈骗得逞,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:

一是提前准备,善于包装。了解了肖大成的案情后,觉着以肖大成的情况,肯定会在狱中待更长时间,有诈骗其家庭的可能,于是献殷勤套取肖大成家庭情况;出狱后,他并没有急于行动,而是制订了周详的计划。他来到了肖大成家附近的一家商店,通过假装闲聊,掌握了肖大成已被送往襄阳第五监狱和肖大成妻子何华的电话信息,并对何华急于捞人的现状进行了了解。

摸清了一些情况,他走出商店后,在附近的打字复印店打印了一份监所服刑人员的减刑规定,模仿肖大成的笔迹并以肖大成的口气给何华写了一封信,然后以襄阳市五监狱管教干部的身份,以帮忙给肖大成带信为由,拨通了何华的电话,并约何华在谷城汽车站候车室见面。

二是循循善诱,步步深入。得到何华的信任后,杨威并没有急于求成,而是分析当前社会乱象,侧面告诫何华“捞人要花钱”,在何华有些迟疑时,便编造各种理由索取。比如说出了车祸、手机被摔坏、肖大成需要买吃的等。在没有得到何华的重金相投时,他觉着自己还没有得到何华的完全认可,又以襄阳市监狱长、干警的名义写下收款证明来进一步证明自己,目的就是放长线钓大鱼。当然,再狡猾的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,最后一次,还是险些被捉。

三是社会乱象为杨威行骗提供了舞台。假如社会上没有犯了法家人还到处找门路、跑关系,意图给犯事的人减轻惩罚的现象,杨威也就不会有这样的诈骗手法,何华也不会为了“捞人”而被骗。

四是社会普法没跟上,人们的防骗意识薄弱。从杨威的行骗手法上看,尽管他多有准备且处处小心,但还是漏洞百出的。比如,他多面出手、张嘴要钱、重复理由、办事坐出租车等,这些只要稍加分析,就会发现很多可疑之处。可是,何华为什么还会上当,而且是连续上当呢?这都是防范意识薄弱所导致的,当然也有个人明辨是非的能力问题和求人心切的因素。(文中人名均为化名)

编辑丨肖玲燕设计丨刘岩

文丨袁正昌 马光进